业务领域
    在线留言
    联系方式
上海东方大律师在线咨询网

办公地址: 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88号圣爱大厦2305室(徐家汇 1、4、9、10、11号5条地铁直达)

轨道交通:
1号、9号、11号地铁徐家汇站8号出口直行30米
4号地铁上海体育馆站4号出口沿漕溪北路直行400米
10号地铁交通大学站3号出口沿华山路南行600米

公交线路: 320、855、958、 43、44、 93、 171、 205、 303、 548、572、572区间、 712、732、 816、820、824、830、836、 920、926、931、946、957、 隧道夜宵一线、徐闵线 72路 大桥六线、大桥六线区间 26路 长岛至徐家汇地铁专线
联系电话:15901805385

www.fengmengshilawyer.com
邮箱:528907562@qq.com

 
       文章内容
首页>>鎴夸骇鍚堝悓>>
【原创】上海二中院:主债权诉讼时效结束2年内未行使,房屋担保物权消灭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fengmengshilawyer 发布时间:2016-07-15 阅读:986
 

【裁判要旨】

      关于担保物权与诉讼时效制度的关系,担保法体系和物权法作出了不同的规定。司法实践中应当充分注意到这一立法制度的变动状况。

      担保法《解释》第12条第2款的规定是,担保物权所担保债权的诉讼时效结束后,担保权人在诉讼时效结束后的两年内行使担保物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但是,物权法第202条却规定,抵押权人应当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行使抵押权,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二者的差异非常明显。

      很显然,担保法《解释》赋予抵押权人在主债权诉讼时效超期后的两年内仍可行使抵押权。这种规定的理论依据在于,认为抵押权系独立的物权,其不应受主债权诉讼时效的限制。但是,物权法已将抵押权的实现期限与主债权的诉讼时效直接挂钩,使二者在司法保护期上完全重合。主债权诉讼时效一旦届满,抵押权也将归于非强制力保护的范畴,使之丧失了依据旧法可以享受“缓期两年”的特权。

     上述问题的解决,首先应当考虑法律的效力层级。笔者认为,物权法的效力层级高于担保法,故抵押权必须随同主债权一起适用诉讼时效。因为物权法明确规定抵押权的实现期间与主债权的诉讼时效同步,那么就意味着主债权的诉讼时效不超期时,抵押权人可以随时主张抵押权的实现。

       但有理论误认为物权法已将抵押权的实现期间压缩在主债权届期之日起的两年之内。这一误解的根本原因在于,将债权届期与时效届满两个概念混淆和等同,忽视了主债权时效的动态性和可变性。由于主债权作为民事权利的一种,其必然要适用民法通则第135条的普通诉讼时效制度,还要适用第139条和140条关于时效中止和中断的规定。这样,主债权届期后其时效存续的实际时限可能大大地超出两年的范围。由于上述主债权时效的动态性直接限制了抵押权的实现期间,故抵押权的存续期限仍然是一个无法绝对固定的时间段。

     担保法《解释》一方面对主债务人所获时效利益予以确认,另一方面又用“缓期两年”的方式延续了与主债务人处于同一责任体系的抵押人的责任期间。由于抵押人在承担了清偿义务后享有向主债务人追偿的权利,故当抵押权人用该《解释》所赋予的“缓期两年”的特权迂回实现抵押权后,等于又变相地使主债务人丧失了其所获得的时效利益。

     另一个问题是,当抵押权因时效届满而丧失司法强制力保护后,是否应当视为被彻底“消灭”或是应视为已转换为一种自然债权而继续存续?笔者认为,自然债权的解读更加符合诚信原则。如果超期后抵押人仍然自愿履行债务,那么法律没有必要禁止这种基于诚信理念的偿债行为,故应当尊重抵押人的这种意思自治权而不能强制性地否认其恢复承担抵押义务的法律效力。

      此外,关于质权和留置权是否适用诉讼时效的问题物权法未加规定。但时效与质权是有必然联系的。因为质权人的主债权也存在着时效问题,不能认为质权人持有质物就视为其时效持续中断。

【上海二中院判例】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沪二中民二(民)终字第60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
  负责人XXX。
  委托代理人XXX。
  委托代理人XXX,上海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大联诚(上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宋德金。
  委托代理人XXX,上海XX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XXX,上海XX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以下简称招行上海分行)因抵押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2013)杨民四(民)初字第312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招行上海分行的委托代理人XXX、XXX,被上诉人大联诚(上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联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XXX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位于上海市黄兴路XXX弄XXX号XXX层XXX室系争房屋产权为大联诚公司所有。1997年10月23日,大联诚公司(借款人、抵押人)与招行上海分行(贷款人、抵押权人)分别签订了《借款合同》和《抵押合同》约定:大联诚公司向招行上海分行借款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10,000,000元,贷款期限自1997年10月22日至1998年9月22日,大联诚公司将其所有的上海市黄兴路XXX弄XXX号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室共十七套房屋作为抵押物。同日,上海市黄浦区公证处对上述《借款合同》及《抵押合同》进行了公证,并分别出具了《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书》。嗣后,上海市房地产登记处颁发了《房地产其他权利证明》,明确招行上海分行为上述十七套房屋的抵押权人,存续期限为1997年10月27日至1998年10月27日止。1998年7月8日,双方当事人就上述10,000,000元借款及17套抵押房屋再次签订《借款合同》和《抵押合同》,约定:贷款期限为1997年10月22日至1998年9月22日,本抵押合同是原抵押合同的延续,即设定日期从1997年10月27日至2000年9月27日。同日,上海市黄浦区公证处对上述《借款合同》及《抵押合同》进行了公证,并分别出具了《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书》。1998年7月22日,上海市房地产登记处颁发了《房地产其他权利证明》,明确招行上海分行为上述十七套房屋的抵押权人,存续期限为1997年10月27日至2000年9月27日止。1998年8月20日,招行上海分行持上海市黄浦区公证处于1997年10月23日出具的《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书》向原审法院申请强制执行。1999年9月10日,原审法院认定公证债权文书有错误,裁定不予执行。2000年6月及2002年10月29日,大联诚公司先后出具“展期还款申请”和债务确认书,承诺2003年12月30日向对方还清本利。2005年4月26日,招行上海分行向大联诚公司寄送函件催收债务。此后,招行上海分行未能有效催收债务,也未通过诉讼方式向大联诚公司主张过权利,系争房屋抵押权人现今仍为招行上海分行。
  现大联诚公司涉讼,请求判令招行上海分行协助办理系争房屋抵押登记撤销手续。
  原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双方当事人之间10,000,000元债权债务是否因超过诉讼时效而转为自然之债,以及招行上海分行的抵押权是否依然存续。
  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借款合同》及《抵押合同》合法有效,合同签订后,招行上海分行依法享有10,000,000元债权及系争房屋的抵押权。招行上海分行虽曾于2005年4月向大联诚公司催讨债务,但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于2007年再次向对方催讨,故涉案的10,000,000元债权已过诉讼时效,成为自然之债。
  根据法律规定,担保物权所担保的债权的诉讼时效结束后,担保人在诉讼时效结束后的2年内行使担保物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系争房屋担保债权的诉讼时效于2007年结束后,招行上海分行未在法律规定的2年期限内行使抵押权,故系争房屋的抵押权因过除斥期间归于消灭。现大联诚公司要求招行上海分行协助办理系争房屋抵押登记的注销手续,并无不当,应予支持。
  原审法院据此作出判决:一、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对上海市黄兴路XXX弄XXX号XXX层XXX室房屋享有的抵押权消灭;二、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与大联诚(上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共同办理上海市黄兴路XXX弄XXX号XXX层XXX室房屋抵押登记注销手续。
  原审判决后,上诉人招行上海分行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被上诉人所欠债务,不符合法定债权消灭理由;作为从属于债权的担保物权,应与债权同时存在、消灭;而且权利的产生、变更和消灭,必须依据法律事实和明确规定,我国物权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与原审判决表述的系争房屋抵押权消灭有着本质区别,权利的受保护性与权利是否存在不能混为一谈。因此,在被上诉人未归还贷款的前提下,判决上诉人协助办理解除抵押权的义务,无法律依据。此外,在系争房屋办理抵押贷款前,被上诉人已将上述房屋预售或出售登记,完全不符合有关贷款抵押条件,被上诉人收取房款后,至今未归还银行贷款,存在骗取银行信贷资金的重大犯罪嫌疑,故应由相关公安部门立案调查。据此,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将自然之债等同于债权消灭,将抵押权受保护限制等同于抵押权消灭,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故请求本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原审诉请。
  被上诉人大联诚公司辩称:上诉人提出的诉请所依据的事实和理由,在生效的法律文书中均已审查清楚,且均被法院否定。有关本案系争房屋的抵押问题,在上述生效法律文书中均已涉及。故被上诉人认为原审判决正确,请求本院依法维持。
  本院经审理查明,2009年12月11日,原审法院依法作出(2008)杨民四(民)初字第1371号一审民事判决,认定因上诉人未在法律规定的2年期限内行使抵押权,故其对上海市黄兴路XXX弄XXX号XXX层XXX室房屋享有的抵押权因过除斥期间而消灭,并判决上诉人、被上诉人共同办理上述房屋抵押注销手续。上诉人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本院审理后,依法于2010年5月18日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2010)沪二中民二(民)终字第370号终审民事判决。
  上述案件经上诉人向检察机关申诉,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指令本院再审。经本院依法再审,认为上诉人2007年4月18日寄送的函件存在重大形式瑕疵,其又未能提供其他证据证明曾经有过催讨行为,故2007年的催讨事实法院无法予以确认,其享有的10,000,000元债权诉讼时效已然超出,该债务确已成为自然之债。而上诉人未在上述主债权诉讼时效结束后2年行使抵押权,故(2010)沪二中民二(民)终字第370号民事判决并无不当。据此,本院依法于2012年8月22日作出维持(2010)沪二中民二(民)终字第370号终审民事判决的(2011)沪二中民二(民)再终字第27号民事判决。
  上述上海市黄兴路XXX弄XXX号XXX层XXX室房屋,以及本案系争房屋均包含于1997年10月23日签订的《抵押合同》中约定的,上诉人享有抵押权的十七套房屋之中。
  以上事实,由(2008)杨民四(民)初字第1371号、(2010)沪二中民二(民)终字第370号以及(2011)沪二中民二(民)再终字第27号民事判决证明属实。
  原审查明的其他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但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根据有关生效的法律文书,上诉人对被上诉人享有的10,000,000元债权已于2007年超出诉讼时效,而上诉人又未在该主债权诉讼时效结束后的2年内行使包括系争房屋在内抵押物的担保物权等事实,认定清楚。本院审理中,上诉人就其上诉诉请,又未向本院提出相反的证据,足以推翻上述生效法律文书认定的事实,故原审法院因上诉人享有的系争房屋的抵押权因过除斥期间归于消灭,并作出上诉人应协助办理该房屋抵押登记的注销手续等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应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0元,由上诉人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志煜
审 判 员 吴 俊
代理审判员 陈 俊
二○一四年五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朱伟静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海东方大律师在线咨询网版权所有:冯梦实律师 沪ICP备15000026号

    上海东方大律师在线咨询网 网址:www.fengmengshilawyer.com 冯梦实律师热线:15901805385 邮箱:528907562@qq.com

    办公地址: 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88号圣爱大厦2305室(徐家汇 1、4、9、10、11号5条地铁直达)